農業全球化又面臨極大挑戰

聚土網 2020-07-09 11:55

彈指一揮間,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立25年,WTO《農業協定》作為農業領域的全球經貿規則,有效促進了農業全球化。然而,隨著《農業協定》改革步履維艱,農業全球化又面臨極大挑戰。

  在過去25年,農業受益于WTO《農業協定》規則約束,各成員按照入世時承諾逐步削減農產品關稅,開放本國農產品市場,盡管當今全球農產品平均關稅水平依然高于工業品,但全球農產品平均關稅水平相較1995年已經大幅度降低;盡管全球農產品貿易實際數額低于平均貿易額增速,但其在25年里增長了近2.1倍,亦高于同期世界GDP的兩倍增速、世界人口1.4倍增長水平?!掇r業協定》的執行有力推動全球農產品貿易自由化進程,加速了農業全球化發展。

  然而,近年來農業全球化因多邊貿易體制遭受單邊主義挑戰影響遇到阻礙,《農業協定》改革徘徊不前,面臨嚴峻挑戰。當多邊貿易體制遭受單邊主義挑戰,雙邊經貿摩擦發生時,農業往往被動成為平衡雙邊經貿關系的重要籌碼,雙邊對農產品臨時加增關稅不僅造成了農產品國際市場供需格局快速轉變、價格波動風險,農業產業、農民收益、消費者福利等都在不同程度受損,而且也給多邊貿易體制下作為農業領域全球經貿規則《農業協定》的權威性帶來極大挑戰。盡管為適應全球農業經貿格局新變化,彌補烏拉圭《農業協定》不足,早在2001年WTO在卡塔爾的多哈就已啟動了新一輪農業談判,在近20年的談判磋商中,談判效率極為緩慢,改革進展微乎甚微,《農業協定》改革之路充滿艱辛,農業全球化之路仍然崎嶇坎坷。這主要是因為如下原因。

  一是WTO成員之間立場的分歧。過去25年,WTO成員從創始之初的75個增加到164個,164個成員之間形成了不同農業利益集團,比如具有較強農業國際競爭力、又以農產品出口貿易為導向的凱恩斯集團的國家成員,如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智利、巴西、越南等普遍主張全球農產品開放市場、進一步削減關稅和削減各類型的農業補貼。而歐盟、日本、韓國等因耕地資源有限,雖主張削減平均關稅水平,但對特定農產品通過設置關稅高峰而避免因開放農產品市場而使特定農業遭受國際市場沖擊;在農業補貼規則主張的立場也不同于凱恩斯集團。對于發展中大國中國、印度等由于本國耕地有限,農業人口眾多,在具體農業補貼規則上要統籌考慮本國糧食安全、民生等問題;而對于大部分非洲國家和欠發達國家成員,由于本國農業發展滯后加之財力有限,一方面主張削減農業補貼,另一方面又期待在農產品出口市場上給予其特殊和差別化待遇等,這些不同利益集團之間又因關稅削減、補貼政策(農業國內支持)、糧食安全公共儲備等數量眾多的具體議題改革對本國影響程度差異而持有不同立場,農業利益集團之間合縱連橫、交織復雜,增加了溝通協調難度,達成共識的難度越來越大。

  二是全球農業經貿格局的變化。隨著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成員如中國、巴西、墨西哥、南非等發展中國家、經濟體如東盟、非洲聯盟等在全球農產品市場中貿易量、貿易額都顯著增加,這些國家、經濟體作為全球農產品供給方和需求方的重要性日益凸顯,而隨著農產品貿易和農業服務貿易在全球價值鏈中所占的份額越來越大,這些國家的農業部門和世界各國的其他經濟部門聯系更加緊密;同時,隨著非洲一些欠發達國家成員加入WTO增多,農業在糧食安全和減貧的重要作用要求全球農業經濟增長要兼顧包容性和公平性,促進全球農業均衡發展。由于WTO成立之前,烏拉圭《農業協定》規則的制定主要是發達經濟體之間的利益平衡,而在多哈談判回合《農業協定》改革需要彌補不足和缺陷,需要增加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以及欠發達國家成員在全球農業經貿規則的參與權和話語權。

  三是區域、雙邊貿易協定的靈活。近年來,區域、雙邊貿易協定的快速增加,根據WTO數據統計,截至目前,通報的有效區域貿易協定(RTAs)481個,其中,有效自由貿易協定(FTA)256個,尤其是發達國家的歐美日和發展中國家的巴西、印度簽署此類協定較多。盡管WTO貿易體制促進了全球自由貿易自由化,但隨著議題達成共識的難度增加,許多成員采取更加靈活、便利、容易達成共識的區域貿易協定或雙邊貿易協定,給予特殊優惠貿易政策,對于高敏感度的農業領域更是如此。在區域貿易協定或雙邊貿易協定中,通常會采取本國細分農業領域的開放程度和底線維護原則,給協定締約國成員更優惠市場準入條件,比如更低的關稅、更多的關稅配額、更少的非關稅措施等。區域或雙邊貿易協定直接給締約國成員間帶來貿易創造效應,而給非締約國成員間帶來貿易轉移效應,加快了特定區域內的貿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程度,但也間接改變了全球農產品貿易格局,對農業全球化、均衡化的影響卻很難評判。

  四是隱性貿易壁壘的存在。全球農產品貿易自由化便利化壁壘主要是設置高水平的關稅措施和非關稅措施,比如衛生與植物衛生措施、技術性貿易壁壘、反傾銷、反補貼、特別保障措施、關稅配額、出口補貼等,再有就是繁雜的海關程序,增加貿易成本。WTO許多成員通過采取非關稅這種隱形貿易壁壘措施方式來保護本國農業,這樣做的目的在于既可以恪守《農業協定》紀律,又合理地防止來自國際農產品市場對本國農業的沖擊。近年來農產品的衛生與植物衛生措施和技術性貿易壁壘數量占比仍然很高,凸顯了農業全球化的難度。

  盡管農業全球化的道路布滿荊棘,WTO《農業協定》改革之路路漫漫其修遠兮,但我們清醒地認識到改革受惠全球、普惠大眾,必須毫不動搖堅持農業領域的全球規則、維護多邊主義和堅持走開放融通、合作共贏之路。然而,未來WTO《農業協定》在推進農業全球化進程中成效如何,最終仍要取決于進行怎樣的改革以及能否適應當今全球農業經貿格局的快速變化。


 
北京pc蛋蛋28单双方法